警营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昭通公安 > 警营文化

水富县公安局李从金诗集选(三)

作者:李从金 发布时间:2020-03-26 点击数:

  水富市公安局李从金诗集选

   

  (三)

                                           

    作者  李从金

   

  外婆的牙

  八十三岁那天

  外婆掉了她人生中最后一颗牙

   

  儿孙满堂的外婆

  没有露出一丝伤感

  把她快满周岁的重孙抱在怀里

  重孙刚长出一截新牙

  她和重孙一起咯咯地笑

  脸上凸起的皱纹

  以及皱纹上明晃晃的沧桑

  跟她重孙一样真实

   

  飞机和远行

  当我匆匆走进机场安检大厅的那一刻

  像一阵秋风把我送进了时光的密室

  令我瑟瑟发抖的

  是登机过程中我透过那些狭小的窗户

  看见机场停机坪的宽广和荒凉

  起起落落的飞机

  一点也不令人轻松

   

  从重庆飞往杭州的飞机上

  我呆坐在狭小的空间里

  仿佛时光突然就停止了

  不安的情绪在我体内蔓延

  机场广播突然发出声音

  飞机即将着陆,请系好安全带

  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一具活着的尸体

  远行对我已经毫无意义

   

  回到水富

  我一直想不起自己是如何穿越了半个中国

  我一直怀疑我是否真的到过杭州

   

  还好,有飞机从头上飞过

  多年不见的山

  已经人迹罕至

  转来转去

  我确信我是迷路了

   

  在一座孤岛

  我不再有作为人类的优越感

  我和所有生物一样平等

  所有的树,都是野兽

  所有的虫鸣,都是对手

   

  继续往前走

  树越来越密

  虫鸣愈发响亮

  清风,流水,花香

  我都无暇顾及

  恐惧接踵而至

   

  我抬头仰望

  还好

  有飞机从头上飞过

   

  路过火化场

  这或许真是处理死亡更好的方式

  每个人都用一种方法

  按一个比例缩小

  像一个国家辽阔的疆土

  被画在一张白纸上

   

  我更好奇的是

  在装进骨灰盒之前

  每个人的灰骨要不要称重

  以体现不同的体量和身份

   

  一介农夫

  磨骨头养肠子

  能剩余多少

  官员主政一方

  怎样重于泰山,又怎样轻于鸿毛

  强盗和流氓

  孰重,孰轻

   

  走着,走着

  被自己吓出一身冷汗

  仿佛体内的脂肪已在燃烧

  自己几斤几两

  心里明白

   

  第三只眼睛

  人总有一死

  如果死亡愿意给点礼物

  我希望是一只眼睛

   

  如果真是这样

  那我的第三只眼

  如果我活着

  但愿你假装死掉

  人们以为你什么都看不见了

  你却把人间盯死

  如果我死了

  但愿你愈发清澈明亮

  好好看看我曾拼命活过的人间

   

  

  我一直对会飞的事物保持好奇

  或许是飞的过程带给我一种神秘感

  因为我们本身没法摆脱地球引力

  独自在陆地上完成飞的体验

  有一天我终于分别上了飞机

  上了摩天轮,上了大摆锤

  我发现飞本身

  和看起来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受

  那些瞬间的失控,那些眩晕

  那些看起来的自由和轻松

  乃至那些刺激的假象

  是飞本身无法触及的美

   

   

  父亲的陌生感

  母亲离开人世的这些年

  父亲有人们公认的冷酷

  直到那个午后

  父亲一个人站在窗外的院坝

  我透过窗帘的缝隙看他

  父亲并没有发现我

  我却发现了他的热情

   

  我在远处静静地注视着父亲

  他一边抽烟,一边讲着电话

  正在和远方的亲戚致意打招呼

  我突然紧张起来

  担心父亲发现我

  会立即藏起他的热情

  又暴露出他的冷酷

  我只好在暗处像小偷一样蜷缩着

  小心地观察他的变化

   

  那个下午

  我无意间发现了父亲的另一种状态

  虽然是一种秘密的方式

  但我享受着一个熟悉人带给我的陌生感

   

  加油站的火花

  把一男一女单独放在加油站

  是多么冒险的决定

   

  每次去加油

  两人着防静电工作服

  一人加油,一人收费

  一人收费,一人盛饭

  一人盛饭,一人拿筷子

   

  我每次都问小伙子

  问他找媳妇没有

  旁边的女孩总是低着头

  总是假装什么也听不见

   

  其实我很担心

  时间久了

  加油站会擦出爱情的火花

  投稿人: 李从金,男, 1986年4月出生,水富市公安局民警,作品散见《滇池》、《天津诗人》、《浙江诗人》、《昭通文学》等文学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