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营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昭通公安 > 警营文化

出警琐记

作者:江丽华 发布时间:2020-07-14 点击数:


  作者出警

  又到毕业季,好多刚出大学校门的帅哥美女想当警察。在他们的想象中,警察叔叔腰别手枪,破案追逃,除暴安良,八面威风。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在派出所干了二十多年,算是老民警,就说说前几日值班出警的几桩琐事吧。

  上午九时,新篁农贸市场有一个卖肉女摊主报警,说她的猪肉被人调包,损失一百多;更要命的是,包装袋里还有她的一串家门钥匙。

  我们赶到现场,查看菜场监控,倒吸一口凉气——取肉的男子戴着口罩,面容模糊。于是回所翻看路面监控,根据对方衣着特征,一路追踪,发现他乘上一辆黑色轿车,往南而去。

  有汽车,好办。拨打车主电话,讲明情况。车主说:是工友搭我便车,至于他的姓名和联系方式,还真不清楚,因为我们分属两个车间。

  我们开车寻到对方工厂,询问门卫。门卫称今天是礼拜天,工人放假,你们要找人,只有去职工宿舍。

  职工宿舍总共三层楼,一间间敲开来,好声好气询问,总算找到那个取肉男子。男子一口湖南话,眼乌珠爆出,凶巴巴地说:“我怎么会多拿人家猪肉?你们不要瞎搞。”

  我们再三恳请他上车,去菜场找女摊主对质。双方一碰面,女摊主啊呀一声,拍手拍大腿,腮帮子肥肉一抖一抖,说:“想起来了,你来买肉时,另一个饭店老板也买肉,我把他的物什装进你的袋子,连同一串钥匙也甩了进去。”

  原来是女摊主粗心大意,自己搞错了。所谓调包云云,无非她臆测之词。湖南汉子倒也爽快,交还钥匙;又掏出手机,微信支付多拿的猪肉金额,随后扬起手机屏幕,抵近我面孔,叫我瞧清楚付款数字。

  我连连点头,讨好地笑,再次请他上车,送其回家。

  下午六时,一家快递店报案,说有人冒领快件。报警人是个毛头小伙,说他中午时分接待一位中年男子,听对方口头报出验证码:7004。小伙子没有多想,随即从货柜上抽出快件,交与对方。

  当天下午,又有人来取7004快件,并提供手机信息。小伙子傻眼了,毫不犹豫地打了110。

  我们翻看监控,制作笔录,拍照画图,忙碌一个多钟头。刚回所里,毛头小伙又来电话,说东西找到了,前一个取件男人报的是“7054”,他听成“7004”,由此造成误会。那个男人取件时没有细察,扔在宿舍里,傍晚归家,才发现东西拿错,遂及时更换。

  我再次对小伙子制作笔录,撤销案件,并对他讲:“小青年,工作认真点,不要老玩手机。”

  他眼白一翻,歪着头冲我讲:“我当时忙呀,顾不得介许多事体。再说了,即使搞错,我报个警,你们也会帮忙查的。”

  我一口恶气冲上喉咙头,想要骂人,终于忍住,低头猛吸香烟。

  翌日清晨,庄史村菜场的熟食店报警,说放在门口的三个猪头被盗,损失五百元。

  我们还是按照老规矩,拍照画图做笔录。回所翻看监控,看到一辆白色面包车于凌晨三时停靠菜场,拎起三个猪头,塞进后备厢,随后匆匆离去。

  有这么猖獗的蟊贼,开着汽车偷猪头!领导拍板:今天一定要捉牢伊。

  我们紧跟这辆车的行驶轨迹,兜来转去,发现贼骨头真的胆大,居然住在庄史村菜场边上。推开门一瞧,租房里一个大冰柜,里面堆满猪头猪大肠——原来是专门贩卖内脏的贩子。

  坐下来耐心了解,又是一桩乌龙事件。熟食店老板与他们是老客户,平时约定的货物,经常放在菜场门口。今天这对夫妻贩子将三个猪头按时摆放约定地点,又去其他地方送货。途中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取消订单。

  接电话的老公深更半夜开车,瞌憧懵懂,误听作熟食店老板口音,遂兜转圈子,重新取回猪头。而熟食店老板呢,也不去核实,第一个念头便是打110报警。他见到民警的第一句话就是:如今到处是监控,你们能查到的。

  一天值班,出警三回,报的全部是刑事案件,查出来统统是乌龙事件。想当警察的年轻人,以为民警每天风风火火破大案,充满惊险和刺激,像《射雕英雄传》里的郭靖黄蓉在牛家村疗伤时,一日之内群豪毕集,剑拔弩张,险状百出,令人荷尔蒙爆棚,其实是小说家逗你乐的。

  生活平淡得像白开水,警察生活也一样。当然,平平淡淡才是福。大家平安,警察也开心。
 

  作者简介:江丽华,笔名市泾人,供职于浙江省嘉兴市南湖区凤桥派出所,浙江省作协会员。出版小说集《我们都是小把戏》。有短篇小说被《小说选刊》转载。




上一篇:写出忠诚里的诗意

下一篇:老看守所长